果敢美食

看见它,我会想起很多果敢幸福往事

POST TIME:2021-06-17 14:18 READ
果敢的人家,大多数都有个院子,穷人家的小一点而已。鲁家院子虽小,但是干净整洁,看得出来,鲁飞儿和鲁妈妈都是心灵手巧的女人。
 
院子里的李子树上结满了密密麻麻的果实,不少已经露出诱人的红色。赵红军本来想马上离开去寻找鲁飞鸿,可是来到门边如果不进来坐一坐,会显得很不礼貌。
 
“阿姨的身体怎么样?好些了没?”赵红军问。
鲁飞儿很快就泡了一杯浓酽的果敢茶过来,说:“劳你挂念,妈妈还好,老样子,总是这样的。”
 
赵红军虽然教了好几个月书,在学生面前有了点老师的样子,在鲁飞儿这个小女孩面前却有些扭捏。
 
鲁飞儿倒是落落大方,问:“老师,我知道弟弟的脾气,他是不是犯错了?你别隐瞒,有话直说!”
 
赵红军说:“真没犯什么错。我今天偶然听见同学说你们是单亲家庭,我觉得以前我对鲁飞鸿管教可能没考虑到这方面,所以想来找他聊一聊。其实,单亲家庭也没什么,我们老家很多的。”
 
鲁飞儿听了,说:“在我们果敢,单亲家庭还是不多的。妈妈为了我们姐弟,也没再婚,对弟弟有些放纵了。弟弟才养成不听话的性格。”
 
赵红军说:“冰心说过一句话,‘调皮的男孩是好的,调皮的女孩是巧的’!鲁飞鸿属于调皮的男孩子。”
 
鲁飞儿听了,嫣然一笑,说:“老师就是老师,说话听着这么舒服!”
 
赵红军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,说:“飞鸿怎么还没回家,我反正没事,去寨子里找找他吧!”说完站起来想要告辞。
 
这个时候,大门边,鲁飞鸿的头探进来,说:“不用找我了,我早就回来了!”那只黑狗对鲁飞鸿很亲热,不停地在他的脚上蹭来蹭去。黑狗的肚子很大,看样子快生小狗了。
 
赵红军本来想离开,鲁妈妈这个时候却从房间里挣扎着出来了,脸色苍白,精神很差。鲁飞儿急忙跑过去扶住妈妈。
 
“老师来了,老二快去给老师摘几个李子下来!”妈妈对着赵红军一笑,说:“好久都没客人来了,招待不周了!”
 
赵红军叫了声阿姨,说:“您身体不适,还是躺着吧。我和飞鸿说说话。”
 
赵红军望了望鲁飞儿,鲁飞儿是个聪明女孩,知道赵红军的意思,对妈妈说:“赵老师说得对,你还是去躺着吧。赵老师不会怪你失礼的。”鲁妈妈实在是精神不好,她对赵红军一笑,在女儿的搀扶下回房间去了。
 
鲁飞鸿像一只猴子似的,身手干净利索地爬上李子树,摘了几个又红又大的李子,跳下树来。果敢的李子都是红色的,有人叫鸡血李,有些酸,不过果敢本地人用它蘸盐巴吃,别有一番味道。
 
赵红军接过几个李子,说:“谢谢你。”看着鲁飞鸿不吭声,赵红军说:“怎么?还在埋怨我今天打了你么?”
 
鲁飞鸿闷声闷气地说:“没有。我错了就该罚。”
 
赵红军说:“我打人就是不应该的。”鲁飞鸿听见老师这么说,眼泪滴下来。以前,很多老师都打过他,没有谁会觉得不应该。赵老师打他的时候,鲁飞鸿就看到了他眼里的泪花。鲁飞鸿一点儿都不恨这个老师,他只是后悔自己怎么就那么调皮,惹得每一个老师都生气。
 
赵红军摸了摸鲁飞鸿的头,说:“以后老师不再动手打你了!”鲁飞鸿也说:“我也不会再惹你生气!”鲁飞鸿已经十五岁了,是个小小的男子汉了。果敢山里孩子启蒙普遍偏迟。
 
赵红军看得出来,鲁飞鸿懂事了。他的心里有些欣慰。
 
鲁飞儿安顿好妈妈出来,赵红军已经准备回学校了。鲁飞儿挽留他吃晚饭,鲁飞鸿也很真诚地希望他能留下来吃顿饭。
 
赵红军婉言谢绝了,说还有很多作业得改,晚上油灯下不好批改。鲁飞儿姐弟送赵红军出大门的时候,那只黑狗也在后面紧紧地跟着。
 
赵红军看了看黑狗,说:“等有了小狗,能不能留一只给我?”
 
鲁飞儿说:“当然可以,到时候我叫飞鸿给你送过来!”
 
鲁飞儿望着赵红军有些单薄的身影消失在竹林里,说:“你是不是又犯错了?老师到家里找你可不寻常。大家都说这个老师从来不串寨的,星期天都是躲在学校里看书。”
 
鲁飞鸿说:“他不串寨是因为对寨子不熟悉,这里只有他一个中国人嘛!”
 
丁家美从家里出来,看见鲁家姐弟,问:“老师走了吗?”
 
鲁飞鸿说:“走了,刚刚坐一下就要回学校,说是要忙着改作业!”丁家美埋怨说:“我叔还说叫他一块吃顿饭呢,一转眼就走了!”
 
鲁飞儿说:“他还没融入到我们寨子里来。”
 
暑假了。村长李凯旋本以为赵红军会离开靛缸塘去老街,谁知道赵红军还是一个人留在学校里,并没有离开。李凯旋见赵红军似乎有了在靛缸塘扎根的意思,心里吃了定心丸,能留下一个老师,是他最大的心愿。李凯旋的老婆范小所是一个热心肠的果敢妇女,她最清楚丈夫的心思,对李凯旋说,看小赵老师一个人孤孤单单的,不如我们给他介绍一个女孩子,最好是能让他成为我们寨子的女婿,这样他更不会离开学校,教书也会更尽心了!
 
李凯旋笑了,说,你这个脑袋瓜子怎么今天这么灵活?这个主意很不错呢。不过也不知道小赵的心里愿不愿意,我看这个年轻人有心事,总是闷闷不乐的样子。
 
范小所说,青年人还不是为些男女感情的事情烦恼,很快就会好起来的。
 
放假了,学校里天天都只有赵红军一个人,显得有些空荡荡。大多数时候,赵红军都在宿舍里睡觉,或者翻一翻自己带到山上来的几本小说。晚上,赵红军会吹吹竹笛排遣心中的孤寂。
 
鲁飞儿给赵红军送小狗的那天,天气很不错。虽然是雨季,这一天却天空湛蓝,没有一丝丝白云。山上的夏天,不是很热。
 
靛缸塘小学,简陋得就像是一家民居,充当教室的两个房间大一点,赵红军的宿舍兼厨房就在隔壁。因为做饭也在宿舍里,墙上被熏的黑魆魆的。如果不是操场上有个排球场,几乎看不出一点点学校的味道。因为暑假了,排球网也被取下来,仅剩两根木桩有些孤零零的立在操场上。
 
鲁飞儿的怀里,是一只肥肥胖胖的白色小狗,很可爱。小狗已经出生快一个月,现在不需要吃奶了,鲁飞儿就选了这只最可爱的小狗送了过来。
 
鲁飞儿来到学校的时候,赵红军正蹲在宿舍门口低着头洗头呢,一脑袋的泡沫,两只手正不停地在头上抓来抓去。
 
“赵老师!洗头呢?”鲁飞儿叫了声。
 
赵红军闭着眼睛,听着有人叫他,扭头过来却又不能睁眼,说:“是鲁飞儿吗?你等我下!”鲁飞儿的声音很甜美,他一下子就能听出来。
 
鲁飞儿说:“没事,你慢慢洗吧!我来帮你淋水!”
 
赵红军忙说:“不用啦,我自己能行的!”鲁飞儿笑了,说:“举手之劳嘛,你那么多的客气!”
 
鲁飞儿等他抓了一会儿,问:“可以了吗?水来了!”赵红军说:“谢谢了,可以了。”
 
鲁飞儿把小狗放到地上,小家伙有些不情愿地叫了两声。赵红军听了,说:“啊,你给我送小狗来了吗?真是太谢谢你了!”
 
鲁飞儿一边冲水一边说:“句句都带着个谢谢,你也不怕麻烦!”
 
范小所来学校给赵红军送些蔬菜过来,看到鲁飞儿正在帮着赵老师洗头,说:“原来是飞儿啊!你们这些小姑娘没事的时候就是该来学校走走,和赵老师说说话嘛!”
 
鲁飞儿脸上一红,说:“大妈,我是来给赵老师送狗儿来的,他说想养一只。”
 
范小所说:“一个人成天呆在学校里,也不去寨子里转一转,养只狗也不错!”
 
赵红军用毛巾擦干了头发,又对范小所不住地说谢谢。范小所说,小赵,我们寨子小,委屈你了。范小所很快就离开,因为她觉得应该让鲁飞儿和赵老师多说说话。
 
赵红军对这只小狗有些爱不释手,一直都抱着它。小家伙对他还有些陌生,总想挣脱,回到鲁飞儿的怀抱。
 
“我以为会是黑狗呢,没想到这么白!好漂亮!”赵红军说。
 
鲁飞儿说:“生了五只呢,四只是黑的,就这一只白色的。”
 
赵红军说:“怎么不叫飞鸿送过来,还麻烦你跑一趟!”鲁飞儿说:“弟弟去老街了,现在他小学毕业了,去老街找点事情做。本来他早就不想念书了,想去老街打工的。”
 
赵红军知道,鲁家家境不好,鲁飞鸿也是不想自己念书而妈妈姐姐却辛苦劳作。赵红军说:“飞鸿很聪明,在社会上会混得很好的。”
 
鲁飞儿走的时候,问:“你以前养过狗没有?”赵红军有些尴尬,说:“我没有养过,不过我的女朋友养过。”
 
鲁飞儿说:“怎么暑假了,你也不去找女朋友啊,一个人留在寨子孤零零的。”
 
赵红军的脸上顿时全是忧伤,好半天才说:“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。”
 
鲁飞儿听了,不好意思起来,说:“对不起,让你难过了。”
 
赵红军说:“没事,事情已经过去了,最痛苦的时候我已经熬过去了。谢谢你的小狗,看见它,我会想起很多幸福往事!”